玄音努力不当凉菜

⚠️ 请认真阅读置顶,关注需谨慎⚠️

⚠️禁止无授权转载(lof内外都一样)
⚠️中右雷,敦右天雷!(暴躁x)
⚠️请不要挖坟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bsd涩泽龙彦角色分析(含少量白三角相关)

写的太好了爸爸😭涩泽龙彦了解一下

不熬夜了:

前言:




给先生5.8的生贺. 因为5月打算备考 还是比较赶和粗糙的...




众所周知的原因 大陆没法看见剧场版(备考也不被允许去港澳台)  但还是尽力考据了   有任何纰漏欢迎指出




非常非常感谢小姐姐 @あ 提供的观影repo和剧场版小说资料!!可以说没她的话这篇分析就没法开始(还有耐心回答我各种问题以及奇奇怪怪莫名其妙的脑补   小姐姐人太好了我要吹爆qwq


有一部分参考 @鱼粥唱碗 鱼粥太太的剧场版剧透 太太的剧透真的超级详细考据超级严谨!大噶对剧场版有兴趣的一定!!不可以错过!!鱼粥太太真的超可爱呜呜...






-——————————————————


以下正题。




踏在这样清晰明辨的生死线上,走过影影绰绰的时光,往复循环的命运,如同被迷雾掩盖的过往之中。


你究竟,在寻找些什么?




bsd涩泽龙彦角色分析




涩泽龙彦,男,29岁,CV中井和哉。


身高177cm(是的你没看错比陀思和太宰矮,秒懂立牌的分组方法了)







眼神警告.jpg(图侵删)






喜欢的东西是竹笋饭(苹果:???),讨厌的东西:人参和南瓜,异能名为


ドラコニア•ルーム(暂译为龙彦之间)


关于这个ドラコニア需要解释一下,这个异能名并非是对应涩泽龙彦的某本书或者文章,ドラコニア是自造词,差不多可以说是涩泽龙彦的一个外号,也有在书名里使用这个词语(如ドラコニア綺譚集)。ルーム是“房间”的意思。


关于ドラコニア,角川之前推出的联动小说简介里有一句话解释:







直译过来:在自己的文学世界里被称为龙彦之国。(=把自己创作的作品当做自己建立的国家。)






 “可以靠博学写小说,但偏偏要拼想象力。” 寥寥数词只能描述其气质,却不足以彰显先生贯通人神鬼域,游弋历史现实轮回的雄心,真切感受到物哀之美。




↑是拜读过《唐草物语》之后的感受  先生的作品趣味主义且偏猎奇向  对bsd涩有部分了解后的体感应该也和涩泽先生的文风差不多。




想补充另外一点涩泽先生另外的资料。




一:涩泽龙彦,日本非常有名的情\\\\\色作家,编辑,翻译家。大财阀家族出身,三岛由纪夫的好友,还是个博物学家,收藏各种动植物标本,机械模型,球形关节人偶,知识范围很广,精通多国语言,巴塔耶《涩情论》的翻译者,深爱SM,日本很出名那本古早SM小说《家畜人鸦俘》就得到过他的大力推荐。1968年和三岛一起搞了一本高级情涩杂志,叫做《血和蔷薇:内在体验和残酷的综合研究志》。第一期就有三岛那几张非常有名的照片(后见载于摄影集《蔷薇刑》)


1961年涩泽因为出版翻译了萨德的小说被告了猥亵物品罪,为了给他辩护出动了超豪华的大文豪组成的律师团+证人团,涩泽本人表示根本不在乎输赢,当成狂欢好了,出庭时迟到说自己是睡过头……第2年被判无罪,检方从东京地方法院争到了最高法院,终于在1969年判了他有罪,罚款7万日元。然后涩泽先生说,才7万日元啊?我以为还要判个3年有期徒刑呢~只是7万日元,多来几次都可以?




二:出自《世界情死大全》


涩泽龙彦:【小鸟,小猫,小狗,少女等都可看做一种无法表现自我意识的存在,因此对男性而言,它们有一种无法抵抗的感官诱惑。(中略)当女性的发声权利被剥夺,当她们近似无法行动的物品时,男性的激情即益发动。这种机制或许足以证明:男性的欲望本身,本是恋物的、自我安慰性的。】




单独截取出这两段的原因自然是,细品之后感受到bsd的人物设定不管取自多少现实该文豪的作品成分,如果对bsd的涩泽有一定了解的话很难不产生什么联想。




那个时代的作家可能都有比较奇异的点,涩泽先生也不例外了。看得出他几乎不受世俗和道德桎梏,他的看法是:


“只要有助于揭示人性,即便色情的写法亦有它存在价值,更何况他们动用“身体”,总不见得一点不触及内心。”




“人年轻时的爱都是恋物且自恋的。”


(也就是说所谓让人无法抵抗的诱惑大多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并不是人。这个符号套用在谁身上都会感到兴奋。)




这个生平可以说是创作者偶像了…并且有看过一些他本人的照片,行为非常率真有趣的一位先生,和夫人的感情也很好。涩泽先生的夫人还去现场观看了剧场版hhh




回归Bsd涩的一生都可以说在非常随性地追寻“生命的闪耀”的路上,也就是颜色为蓝白的异能力,只要他认为异能在谁身上他就会()


…非常理所当然地代入了….






关于涩泽先生的形象,很好搜集到的一张其本人在用肘部撑桌的黑白照片,嘴角带笑凝视着桌面的头骨,在时光里铭刻下了永不消逝的痕迹。


(很容易联想起什么吧)






涩泽先生真好看,真的









错了是这个







还有这把浸透的毒药的银色小刀可以考据自涩泽馆内的毒药手帖







言归正传bsd的涩泽。


 


 


 


去年11月左右的DEAD APPLE 预告PV  的简介有比较大篇幅的文字描述出现:


 


一切的开端是6年前。将各种组织卷入血雨腥风的88日战争【龙头战争】,成为横滨黑社会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对抗。


 


在这里,年仅16岁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进入了战场范围内的大楼,见到了涩泽。这位新出现的、白发红瞳的人物在做什么呢,——疯疯癫癫数着手里的红色宝石,不断念叨着“能得到”、“不能得到”,每说完一句就把一块宝石投入火里。







是!!23岁的涩!!!


我:我的画可以用来烤火


涩:我的宝石和钞票可以用来烤火


(大家都来品一品 品一品这个表情迷茫双唇微启长发遮半的侧脸 给发丝染上暖色 金钱燃烧的火光 看不见眼神但是能想象出 大概像没渡过光的红宝石8←快停下


 




除了能脑补到拿着花瓣占卜的富家少女外,最重要的是这位烧的并不是花瓣而是宝石——虽然并不是异能宝石而是普通宝石… bsd似乎真的热衷用这种色彩瑰丽质地坚硬的天然矿物晶体描绘财富出具体的可视形态,激发出人体内多多少少潜藏着的对这种美丽事物的渴望本能。




各位在看剧场版之前看见“宝石”可能会联想起在漫画42话陀思与A交涉时A提到的宝石,那仅仅是寿命化成的普通宝石,A视其为价值连城的财富保管而你涩直接用来生火(…),这位先生对常人视作珍宝,衡量个人财富换取物质享受的事物不甚在意,伸伸手就可以像扯掉一片娇弱花瓣那样随意丢弃,整个人都呈现出他吐出的座右铭的状态:退屈(无聊)。


然而他此时的言辞还是已经明确表达出“想要”什么东西的意思,并且这样东西对他而言定是独一无二并且还没有把握得到的。)


 


 


关于龙头战争间涩泽的表现,在询问了有关注剧场版小说的朋友之后得知政府以前为了打仗冒着风险用了涩泽,然而涩泽背叛了政府。不过因为他的异能非常特殊,所以政府并没有决定除掉他。


 


(很好理解他表现出的极端自负了。大部分应该源于自己的“非常特殊”的异能和顺理成章手到擒来的成功,他的异能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呈现出和雾的表象一样的未知性。


独特和强大到像灾祸一样让他人深深恐惧,“超出我的头脑,颠覆我的预想的人至今还没有…实在是无聊。” ←而且在后面的战斗中他表现得还挺享受的(…),掌声送给()



 


中也好像要冲上去揍他了,但是镜头马上转向了窗外的陀总。(陀总:看戏)


 


后来整栋大厦被中也炸了,具体涩泽是怎样活下来的并没有详细说明。


 




(有个猜想…这里的涩已经死过一次了。大噶看这个角(chang)色(pian)分(chui)析(se)之前应该多多少少已经了解涩一共死亡过三次。


 


一 敦此时已经12岁,大概已经不是剧透描述里“幼童”的样子。


二 涩此时的状态显得有点…怎么说呢,茫然若失,他在整个二次复活后的显著状态就是这样。二次复活后的涩是不完全记得从前的事的,包括自己取得的异能\试验品是敦这件事(这也是白三角能集合在一起的契机之一)


三 这个时候他和陀思明显已经认识了。至于为什么说他去孤儿院找敦的时候应该还不认识陀,后面会有比较详细关于这个猜想的解释。


 


 


龙头战争左右的时间线,在已经公布的剧场版漫画第二话里黑时宰在lupin与织田作对话时提到的非常明显是指涩泽:


“你知道苹果自杀吗”织田作回答是灰姑娘吗


“我先解释一下吧,吃下毒苹果的是白雪公主,而且她也不是自杀。不,搞不好白雪公主真的是自杀…”


“为什么?”


“因为绝望啊。”


 


“最近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异能者呢。”


“那个人可以让别人苹果自杀。”


“再过不久或许会在横滨流行起来呢。”


 


(为什么中也把楼炸了并且在事后确认无残骸的情况下宰和涩泽还能联系上,这大概不是能靠我个人脑补解决的问题了(所以大家可以自行脑补),总之六年前的宰大致概括出了涩的异能特性:“那个人可以让别人苹果自杀。”,宰还对织立了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旗。太宰对其异能和具体作用流程大致已经有些了解,然而4年后是否真是他将涩泽引来横滨还有待商榷…(毕竟与自身目的无关涩泽不会去做)…三人都各有其目的——涩泽来横滨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太宰(的异能)。


 


 


(补一张剧场版小说大致翻译+部分个人猜想



这一段的大致内容: 以为找回记忆的重要钥匙是太宰的异能,所以计划了横滨迷雾计划?于是能解释通涩泽为何愿意和太宰来到横滨了。涩泽有自己的打算,而他的打算实在很好看明白——太宰的异能。






 


时间来到4年之后,


侦探社的主要人员都在讨论“连环自杀案”的事情,与此同时太宰应该还在外面游荡。(不是还在墓地就是在去酒吧的路上)乱步很快找到了连环杀人案的共同点。


从台北张姓死者出事时的录像看,出事时有大量雾气凭空出现。如果说仅仅一个死者被烧死这件事可以用“失火”解释,那另两位死者——被扑克牌钉死在鱼尾狮像上。并且全世界各地都有这种异能力者“自杀”案件发生,肇事者野心之大可见一班。但涩泽并没有吸收这些异能而是攒着,(是“收藏家”了。——其实并没有,涩泽攒着石头要留着后面剧情用)


 


谷崎和国木田在僻静处发现了尸体和插着小刀的苹果


太宰在同一时间点的lupin回忆杀完之后在吧台上也留下了一个刀扎苹果 预示着一切的开始。


而敦看见涩的脸回忆起了什么,有关孤儿院和院长的。晚上还做了个梦。


一扇华丽的门。就在院长对他施暴的那个大厅里,在院长背后。


(这里不根据剧场版时间线走了直接说涩第一次死亡具体)


 


涩泽一共死亡了三次,第一次死亡时间约在龙头战争之前,敦还是幼童。


 


敦绕过院长,听到华丽的门里传来惨叫声,拼命推开了门,推门的过程中院长鼓励了他。打开门后的敦看见的一片血泊——涩泽站在一个被捆在椅子上的小孩子面前,小孩被强大的电流包围着,身体扭曲,痛苦地惨叫,然后肌肉突然崩大出老虎的纹路。


(…可以用剧场版小说品一品涩泽当时的表情。) 







当十多岁的涩泽沉浸在愉悦中,想把异能提取出来时,被捆着的孩子弹起来一口吞下了宝石,一爪子在涩泽脸上挠出深深抓痕。涩泽倒在了血泊中。


(敦实际是没有要杀害涩的意图的…敦在理解一切后对杀死涩泽一事很懊恼,在侦探社的时候也说过“我们没必要杀死他,只要捉拿就好了”)




至于涩泽在第一次死亡后的去处,剧场版特典黑敦白芥那本有提及:


在敦的回忆里 有一个研究者来孤儿院调查他。一个有着雾一般的长发,苹果一般赤瞳的研究者,被白虎杀死了。


院长为了隐瞒和保护敦就把这个人扔河里冲走了,然后把他的随身物品烧掉。


 


真的很惨 但还是有其他东西可以挖一挖的 


个人猜想(不知道会不会被打脸)陀思和涩泽应该就是在这之后相识的…(小费奥多尔从河里把他的尸体从河里捞起来…。)阿加莎和陀思照官方所言应该也是人虎的买主之一,当时如果已经相识,应该会选择和提取异能力十分有利的涩泽合作吧,而且就他们对人虎所作出的行为选择而言,明显不是来自同一阵营…


 


 


回过头品一下十多岁的涩泽(不知道有没有成年),这个时候的涩泽的状态没有龙头战争时期显得那么迷茫退屈,也不会说出无聊会杀死猫这种话。他是清楚知晓自己渴求什么的。他和陀思的想法并不太一样,命运向十多岁的陀思和涩泽同时抛出枝条,如果你们同时被一朵花吸引,是你从没见过的样子,那么你们是选择摘下还是选择留下来看它是否会开得更夺目?


陀思代表的是想用异能力改变世界的小部分人,所以他对人虎始终持有观望和站在实验者视角的态度:如果这只小白鼠成长为足够强大的白老虎,门钥最终会开启的是哪道门。是安于现状,打败我们,还是脱离世俗,加入我们。就算最终有一天证明我们真的错了,被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杀死,停止燃烧的生命,也是解脱不是吗。


涩泽做出的行为比陀思要偏激许多,以他的异能强大程度,曾经大概也是不屑与人为伍的,(何况还是十多年前),他也发现了敦异能的强大之处,并且为之深深倾倒。单纯地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化为收藏品,(所谓让人无法抵抗的诱惑大多只是一个符号而已)甚至对其的渴求彻底淹没了最后一丝理智,选择用物理上极其痛苦的方式进行强行提取。


不过除了性格导致的分歧,涩泽和敦的关联还有可能源于朝雾爹隐藏的克苏鲁暗喻:


涩泽整个人设和异能(连形容词)都和雾相关,而敦曾被暗示为“门钥”。


关于克苏鲁神话里有提及这样一段:


盲目痴愚的阿撒托斯最初生出的是“黑暗”,而“黑暗”产生出了“至高母神”莎布·尼古拉丝(Shub-Niggurath),她拥有很强的生育能力。有说法称,她生出了包括克苏鲁在内的几乎所有旧日支配者,乃至一切生命。“无名之雾”产生出了“门之钥”犹格·索托斯(Yog-Sothoth),知晓一切的时间和空间,是银之门钥匙的存在。


 


(说到底可能一切可能就是为了圆克苏鲁设定…然而性格确实决定命运。)


 




品过了令人窒息的涩泽的第一次死亡,跳到令人愉悦的涩第一次复活及第二次死亡前时期。[持续时间约为大半个剧场版]


这段时期涩泽是由费奥多尔先生的罪与罚续命的(怎么续的具体也无法得知,只知道罪与罚是好朋友并且有五官,照陀自己说的:他本身是罪,而异能是罚,所以涩泽的雾气无法对他作用。←这个关系真的品不得…并且大家看见的涩泽的青色头骨是陀思涂上去的,剥落后是圆圆白白的一个头骨,骨如其人(没有)


 


涩泽本身是没有关于自己上次死亡时间左右的记忆的,他忘记了自己想要的异能究竟在谁身上。或许在龙头战争时期见到宰的时候,就误以为他想要的异能是太宰的异能了。(无考据)


 


这个时候涩泽的人格(相比之下)是最接近常人的, cg也特别精致圈粉颜值巅峰()虽说挥金如土、口头禅退屈、仍然极端自负,还是可以感受到很多能够发掘的苏点。(开始涩吹)


 


 


(看见没这是我的收藏品哦)


涩泽的背景和三人暂住的教堂的彩色窗户很像…教堂是涩泽花了5000万円建造的()他明明应该知道只是暂住而已却还要如此大费周章,和他接下来在战斗中表现出的过于华丽和惹眼完全能匹配上,还有自己的出场bgm。真的很精致。他此时的目的还是太宰(的异能),而陀思想要颠覆和主宰一切,有涩泽的收集能力再配上他的异能力,要做到并不是不可能。


 




涩的异能力相关在和敦与镜花有具体表现。


(幼年记忆还未苏醒的)的敦从噩梦里醒来,发现窗外充斥着大雾。


敦拉着镜花往外走,路上发现被大雾弥漫到的地方,路人都像是突然蒸发了一样——联系之前过国外(相对于日本的)三宗自杀里,群众看被害人的反应都很惊讶,仿佛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突然横死的。台北的一条闹市街、著名景点鱼尾狮像、公共场合喷泉,在这种地方用异能力杀人并且不引人注意——雾气的作用应该是把普通人暂时清除,只留下雾气范围内的异能者,(理解了他异能名ドラコニア•ルーム的含义了(。是“涩泽的房间呢”


把雾气范围内变成失去异能的异能者和自身异能力的角斗场。——只有战胜并且重新接纳自己的异能力,不然就只能被异能杀死然后收到涩泽的宝石里,成为他的收藏品。,“怎么可能有人活下来呢”。




他说的好像也没错,毕竟异能者被夺去异能后就和失去左右手的人一样无所适从,何况通常来说人们只想着如何去击溃他人的异能力,而不会预料到有一天要和自己的异能作战。心理上的落差感先会从内击溃一个人,陷入无所适从的泥潭。


(他的异能还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国木田的异能分离出来之后,独立出来的人形异能的笔记本上写的大字是“妥协”hhh )


 


敦、芥川、镜花在这里和自己分离出的异能进行了战斗。


 




涩泽站在高处居高临下地看着陷入恐慌中的异能者(脸上的表情偷税不偷税倒是不知道),他的异能确实很强,但行事风格和陀宰二人实在是格格不入。陀思在剧场版前半段几乎没有任何大动作,好像在一旁喝茶喝到已经忘记自己此行意图(没有)。


细品一下从龙头战到侦探社收到的通缉令,杀人放雾出钱的事都是涩泽做的,如果进了局子岂不是他判的最重()既然三人聚集在一起是各取所需,那么以三人互相捅刀的信任程度,真的值得好好分析一下三个人的表面目的和像雾里看花的真实目的。表面至少是这样的:是他们互相给对方摊一部分牌“你看我和你想要的不冲突,但结果都一样的,是好朋友”,实际呢“呵呵。”


陀思还是涩泽立过旗:“不论我们3人最后剩下谁胜利,他们所有人都会死。”


我看你们是“不论他们死没死,我们最后只有1个人能毫发无损”…吧。







能推断出涩泽比其他两位年长。年龄排序大约为涩泽﹥陀思﹥太宰




 从称呼表里看只有他最遵守长幼之分了。称呼陀思为“陀思君”太宰“﹥太宰君”,称呼上看就压根没把自己和其他两人放在一个位置(大概是打心底里觉得头发长见识长,我杀过的人比你们多),太宰叫他是叫“涩泽”的,这个称呼很有想拉近一些疏离感的意思,但是涩泽比较置若罔闻。也明确表示过自己“不需要朋友。”


 


说到陀思和涩泽的目的其实比较迷的一点是(),陀思代表的始终是异能改变世界的小部分人,他不可能会相信三人的组合是能维持平衡关系多久的,而把这个大目标改成更现实的小目标就好理解和实现多了。——让人虎回忆起涩泽,让涩泽回忆起人虎。敦是陀思看中的小白鼠,而涩泽的目的是他清楚和了解的,涩泽的过激行为有很大可能性会激发敦的成长。太宰是不可控因素,但也是转动齿轮的必须条件。不仅仅是因为太宰的异能,更因为此时涩泽误以为太宰的异能是他想要的收藏品。(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认为)


 


后面大家应该都有了解了?陀思递给太宰异能石,然后所有石头的异能都无效化并且在空中汇聚成了一个团。


不过这里有一点,涩以为宰背叛了所以才捅他应该是不太准确的的…涩泽从头到尾的目标只有宰一个。涩泽面对想要的异能时一般是不顾异能主死活的,毕竟十年前就那么精通暴力提取手法()没有对宰动手很有可能是因为宰的异能对组合的行动还有益,相对十多年前来说真的很能忍了,但要是以为宰有背叛嫌疑就不一定了,照他一贯的行径来看他应该早就想取宰的异能拿出来看一看摸一摸了只是没有借口(….)


 


 然而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这个时候涩泽发现太宰的异能明明一开始是蓝白色,过了不久却像苹果氧化一样慢慢变成了红色。




买错股了,涩泽先生。


这时候一直没怎么动作的陀思终于开始动作了,涩泽先生在被捅了一刀之后终于想起了自己失去的记忆。也想起了自己死过一次的事。


(这里我真的很疑惑  剧场版观影反馈好像都集中在他恢复记忆后对敦的过激(问题)行为上了但涩泽明显一直是非常高傲自负的人 难道没有对自己“死亡过一次”“好像一直弄错人了”这两件事做出什么相应的感情反应吗    按理说会有深层次的被玩弄的挫败感例如“费奥多尔你算计我”这种反应不是更合理吗。因为剧场版我也没看见,这点真的无能为力,也有可能是因为剧场版节奏比较快所以没来得用什么时间诠释。


我其实更倾向于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想


既因为他看见了“生命之光”,也可能因为在上一个生命阶段的失败和突然恢复的记忆摧毁了他第一次复活至第二次死亡间较为正常的人格,通俗点说就是——崩溃了。(感觉涩泽偏向置于思考主导和本能主导中间的享乐型人格)


人格在最健康的时候会呈现出原本人格所没有的特征——例如内向者会变得保守,变得充满活力。基本欲望得到满足,基本恐惧隐藏。不健康的时候基本欲望和基本恐惧浮现,由自我取代了真我,人格陷落,为了满足自我欲望行为彻底失控 ,人格的优点完全崩塌。我们看见的的剧场版前半段的涩泽,就是处于因为忘却过去所以人格相对健康、认为自己真实存在了29年并且因为从未失败、感到无聊的涩泽。




陀思:


“来 感受到了吗 这就是死 想起什么了吗”


(打码效果翻倍)


(来 感受到了吗 这就是**** 想*****吗)


 


“我记得这种感觉…我以前死过一次”


 


从情感上来说我又很想否认这个想法,最好只是脑补过度。很难想象还保留着人格健康状态的涩在喃喃吐出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感受…翻过高山和地狱,向着尽头,却发现终点一无所有。


人起源于欲望,也毁于欲望。


 


在这句话之后涩泽在精神世界和敦相遇了,两人同时想了起来。


 


太宰的异能无效化和别的异能产生了(第一次的)特异点变成了龙,龙的吐息形成了雾,中也赶来打败了龙且救下宰。并且两人在原地以免没有散去的雾气使得异能被再次分离。


 





(完全体涩泽设定图,脸上的三道抓痕是第一次死亡时被虎爪挠的(。)




陀思给涩泽的头骨安上了一块异能宝石,涩泽复活后成为了第二次的特异点。(手挡罗生门和夜叉白雪)


涩泽面对芥川和镜花时对两人的异能力稍稍肯定了但表示“还缺了点什么”(ok知道不是您老人家想要的异能了) 


 




敦这个时候也接受了自己的异能,很快随后赶到了。


涩泽和敦打的时候全程问题发言品一下


“你还能杀死我吗!中岛敦(还挺记仇)”


“让我看看生命的光辉!”


“对,就是这光辉!”


“再让我看看!”



“太美了”


“果然你是特别的啊!”


“不愧是最棒的异能力”(真的你去和异能结婚吧)


 


中途涩泽差一点就要取出敦的异能了,这次他看清楚了,敦的异能宝石闪烁着蓝白色光芒、是他日夜渴求的,即使折断自身也想要拿到的。


 


此时的敦同自己的异能的关系已经不是从前的“白虎啊,借我力量”,他已经正视了过去并且完全接纳了异能“它不是异能,它就是我本身。”涩泽差点夺走敦的异能结晶了,但敦最后抢了回来。


 


 凉了。消散的时候很温和。(头骨被打碎了


涩泽说的一句“你就是救赎我的天使啊”大抵和太宰说过的一句“谁会拯救你,是天使还是恶魔”有关。




前面提到了敦其实一直都不想杀他,而且对自己十几年前误杀他抱有歉意(小说版那段虽然没法完全看明白但是那一页真的差点把我看哭…他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社会性死亡,在他将死之时、被死亡带走之后、有人曾经是试图挽救他和记得他的。(一个被误认作过蓝白色异能宝石一个是真正的蓝白异能宝石(。)


 


开始不太能理解他最后的这种状态…甚至对这句话始终有些难以释怀。纠结了一个多月多多少少能理解一些了()


 


可能涩泽最开始对于敦异能的渴求,除了退屈之外让他活下去的理由,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只是不断重复着自己的这个愿望、不断地不断地告诉自己“想要得到,想要让它成为收藏品”,“救赎”两个字真是…把死亡称作“救赎”的话, 


太宰在他消散后说“如果他能把孤独和无聊一起埋葬就好了。”


 


敦的异能确实非常强大,他接纳了自己的异能,决定从此把异能视为自身的一部分存活下去,这是敦和其他异能者最不一样的地方。这样的敦在十年前让他挫败,如今也是那样相似的结局。既然如此的话,能够败在这样强大的,不断成长的,终生都试图触碰的异能之下,也未尝不是一种幸事。就如同他本身的存在——像雾霭一样的异能者一样,最终无声地消散了。


 


涩泽大概被那瞬间的图景震撼,在瞬间与细微中发现了美,并且对其的追求意味超出了常态。


就像日本文学作品往往以审美体验的错位与惊世骇俗的强度去挑战人类感官、心理的极限一样,这甚至超越了常人眼中的伦理,(如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就讲述了僧徒林养贤放火烧掉金阁寺的真实事件,之所以烧掉金阁寺,仅仅因为金阁寺拥有无尚的美丽。)


无人知道那双像异能宝石一样美丽的眼中究竟倒映着什么,仅仅为了将他所看见、所欣赏的闪耀永远攥在掌心,最终化为了极端偏执,以义无反顾的姿态跌入深渊。他的美学和通常的审美是背道而驰的,偏向于非常极端的“毁灭”而不是“观赏”。无人能改变涩泽的生存方式,并且他自身也从未有过要扭曲生存方式存活下去的意图。




将这份孤独无比直白地表露在外,放弃对道德、世俗、人伦一切思考的涩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概是个非常纯粹的人吧。他所骄傲和自豪的力量,其实有如灾祸一般让他人深深恐惧,自身所做的一切,都在无形间为他人编织理想。知更鸟在这一刻停止了鸣叫,嘴角啼血却眼含笑意地兀自死去。


但伴随着流血的变革并不会因此停止。原以为自己追寻的是希望之火,但最终成为了倒逆光明之蝶,对扑向火光且在熊熊燃烧的自己毫无察觉。虽然连渴求为何物都不曾知晓,纵使这只是虚假的理想也无所谓。


 


也许能填补他心中孤独的东西,不存在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


 


“在我看来 他厌倦了这个世界 一直在等待死亡”


    看见了那样东西的瞬间…他的生命就燃尽了。


 




君、友達いる?


 





评论(1)

热度(371)